设为正规网赌网站 加入收藏

天价拆迁补偿成深圳最大“拦路虎”

时间:2012-07-17 16:49:33  来源:正规网赌网站

天价拆迁补偿成深圳最大“拦路虎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2012-7-16   来源:深圳商报

 

  

 
     民治大道修建工程缓慢的原因,据称主要卡在拆迁补偿问题上。记者近日看到市民在满是灰尘的民治大道上走过。

    深圳部分道路开工仪式盛大,竣工日期却无踪影,记者实地调查“蜗牛路”——

    加强路网建设,改善出行条件,本是一件各方都欢迎的好事,却遇到了“拆迁难”。这只“拦路虎”使得深圳十余条道路变成了“蜗牛路”,工程进展缓慢,引来市民怨言。本报记者通过多方采访和调查,探究其中的深层次原因,以期助推问题得到有效解决。

   媒体日前报道龙华新区一条长3.5公里的道路修了3年未完工后,一些市民给深圳商报热线打来电话反映,他们家门口也有类似的“蜗牛”工程。好好的“民生工程”为何迟迟不能竣工。连日来,深圳商报记者现场察看施工工地,走访工程管理单位,倾听一线施工人员和“钉子户”心声,调查发现,高价拆迁索赔成为道路逾期竣工的最大风险。

    ■隐患 半拉子工程影响民生

    和平路:晚上有人掉到沟里

    清湖的王小姐反映,她家门口的和平路早在2007年因地铁龙华线施工就展开了拓宽改造工程。时至今日,和平路主干道已经修好通车,但人行道和道路绿化都成了“半拉子”工程。尤其让居民烦恼的是,因修路被移走的路灯,几年来多数没有归于原位。即使安装好的,路灯杆的报警编号也都乱了套。

    在和平路大润发商场附近路段,记者看到,无论是地铁轨道高架桥下还是两侧人行道,绿化带上只有裸露的泥土和长出的杂草。一些下水道被挖开后留下一个个的深坑,没有任何围栏或安全防护标示就撂在那里。附近面包店的员工说,整条路走着走着就突然没了人行道,要么是挖开的下水道,要么得拐上机动车道。他们下夜班时总是摸黑,有员工还掉到沟里。

    松福大道:附近工人横穿马路

    沙井的钟先生反映:松福大道曾被定位为“联系福永、沙井、松岗和公明四个街道办最便捷的交通纽带”。然而开工4年来,这条“纽带”晴天尘土漫天,雨天坑坑洼洼,交通事故频发。

    在松福大道的沙井街道和一社区路段建有过街天桥,记者发现,附近工业区的员工上下班都是手拉手横穿马路。因为天桥的4个出入口都被“铁网”封闭,还标示“禁止攀爬”。一名工人说,“这条路上的人行天桥有十多座之多,去年就修建好了,也曾开通一段时间。但不知道怎么回事,几个月前又被封锁了。”

    修好的天桥何时让人走?有附近居民告诉记者,宝安区建筑工务局相关负责人今年6月在媒体上给出的答复是“为期不远”,但至今没有明确的时间表。

    ■盘点

    十余条道路逾期竣工或停工

    2004年7月13日,市政重点工程龙岗区沙荷路在横岗荷坳隆重举行开工仪式。当时的资讯写道:“沙荷路全长16.8公里,总投资约15.5亿元,道路项目工期为18个月,建成后可以有效缓解深惠路交通压力。”然而8年过去了,沙荷路这条继深惠路、水官高速之后龙岗对外交往的“第三通道”仍在施工中。

    记者对深圳市、区近年来开工建设的道路进行了盘点,发现有十余条类似的“蜗牛”工程。比如:坂澜大道、广深沿江高速公路、沙荷路、红棉路、吉华路、平安大道、五和大道、松福大道、观光路、民治大道、和平路、梅龙大道,等等。

    由于这些项目主要分布在原特区外交通拥堵路段,周边区域居民密集、商业繁荣,项目意义重大。比如:广深沿江高速公路,是广东“十一五”规划重点建设项目,第二条广深高速公路;平吉大道(北段),中部物流组团规划的“五横六纵”中的主要干道之一;梅龙大道,南连福田北至观澜,深圳中部服务组团的骨架干道……

    然而,这十余项道路工程在建设中都面临着逾期数年不能竣工,或者工程停滞不前、施工单位全部撤场的情况。其中龙岗区沙荷路工期拖延时间最长达8年。梅龙大道于2005年11月开工,原定于2006年12月竣工。但工程一直拖延到2008年8月最终停工,2012年6月才再次破土动工。

    ■探访  什么拖慢了建设步伐?

    政府重视,民众期盼,那究竟是什么拖慢了这些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步伐?连日来,记者采访了市交委、龙岗区建筑工务局、宝安区建筑工务局等部分工程管理单位,实地走访了多条道路工地、对话一线施工人员和“钉子户”,深究个中原因。

    民治大道:挖掘机忙碌,“钉子户”悠闲

    7月10日,民治大道万众城路段,记者在施工现场看见约有2公里路面已完成了拓宽和铣刨,只要铺上沥青,主干道将面貌一新。

    然而,即使到了这个环节,施工单位还有很多困难要克服。首先,民治大道交通繁忙,车流如织。仅经由此路通过的公交线路就有30条之多。施工与交通出行互相干扰。其次,大道两侧商业繁荣却缺乏停车场配套设施。各类机动车沿路随意停车占道。“每次施工都要联合交警驱赶这些车辆,找不到主的还得出动拖车拖离。”施工方说。第三,商家出于各种考虑,有的希翼施工后能就近开一个机动车道出入口,有的担心铺设人行道后没了停车空地,反复阻挠道路建设,尤以餐饮店和洗车店居多。由于工程进展缓慢,连日来的艳阳高照使得民治大道尘土飞扬。尽管施工方每隔一小时就对道路洒水降尘,但水珠眨眼就被晒干了。不过,这些都还不是修路中最难的问题。

    记者沿六车道民治大道北进,一路顺畅。然而行至牛栏前路段,一家名为吉盛酒店的建筑,其裙楼一角突兀地伸进了道路中间。项目管理方说,这一“角”属于道路红线范围内,得拆。但什么时候能拆,两年来,街道拆迁办一直在“谈”。

    比吉盛酒店更难“啃”的拆迁点位于民治大道与工业路交汇处。这里,6车道骤然成了双向2车道,车队排起长龙,喇叭声不绝于耳,进出异常艰辛。两侧“农民房”里的火锅店、肉菜市场、消防器材店都在照常营业,但这里其实数年前就被列入拆迁对象,属于道路红线范围,然而商铺经营者们依旧悠闲地坐在门口大树下乘凉。离他们不远处,规划的过街天桥早已搭好了墩子。挖掘机在刚刚签署拆迁补偿协议的3户业主的旧宅址轰鸣。“钉子户”的从容与施工的忙碌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    和平路:“公家”的楼也成了“拦路虎”

    和平路,龙华新区另一条正在改造的主干道。该项目于2010年8月底开工,合同工期18个月。为配合地铁4号线的开通运营,市政府要求其提前于2011年6月30日前主线建成通车。然而对比原定的2012年2月竣工,和平路已拖延了5个月。

    记者沿途看到,和平路除两侧尚余人行道部分道砖、地下管线铺设和绿化外,最主要的“瓶颈”有两处。一是交警侦查大队的两栋旧楼,这里规划了人行道和一条从和平路往工业路的右转车道。二是金鹏大厦,这里同样规划了人行道与和平路往人民路的右转车道。道路工程在这两处“公家”的楼前戛然而止。

    和平路金鹏大厦路段,即使非上下班高峰期也异常拥堵。根据规划,和平路的拓宽范围一直划到该大厦的台阶下。这意味着,停车场需要拆掉。没了停车场,酒店就无法做生意。拆迁陷入长达近两年的谈判中。

    红棉路:工程拖五年,造价涨一倍

    龙岗区红棉路,全长13公里,城市二级主干道。然而这条旨在解决人口超百万的布吉、南湾、横岗等沿线街道“出行难”问题的民生工程,从2007年开工以来,竣工时间从2009年推迟到2010年,再到2011年……红棉路成了三截“断头路”。

    7月11日,记者在红棉三路看到,由于这里沿途拆迁量不大,已进入即将铺设沥青阶段,通车指日可待。然而红棉三路与二路的贯通却遥遥无期。在排榜村、贤合村路段,双向4车道的红棉二路要拓宽为6车道,并另行铺设人行道和绿化带,目前两侧沿街的商铺和“农民房”约4.8万平方米面积需要拆除。另一端的红棉四路,路牌歪歪斜斜地立着。要想拓宽该路段,连接直达丹平快速的隧道,邻近的坳二村足足有7.4万平方米面积待拆。

    据道路管理方龙岗区建筑工务局先容,红棉路改造的本意是为了解决布吉、南湾、横岗等沿线街道的“出行难”,但沿路房屋建筑的密集又给建设带来了巨大挑战:拆迁房屋,成本高昂;打隧道,山上建了房。“如果拆迁能谈妥,红棉路改造七八个月即可全线完工。但现在,排榜村、贤合村、坳二村共计14万平方米的拆迁能在三五年里谈下来就不错了。”

    这种种原因,红棉路自开工以来虽经龙岗区政府多次现场调研,投资额由5亿元一路上涨到12亿元,依旧没有打通。三截已拓宽的路面只能发挥 “微循环”作用舒缓局部交通压力。

年07月16日 09:52:55
来源: 深圳商报 0【字号:大 中 小】【打印】【纠错】
    ■声音  施工方“钉子户”各有说法

    施工方:拆迁难成了工程超期最大风险

    在和平路的施工现场,已进驻两年的施工方长春市政建设集团的卢经理叫苦不迭。他告诉记者:“群众埋怨大家修路慢。实际情况是,大家恨不得一口气干完,明天就能撤场。工期每拖延一天,工人和管理方吃住、租赁临时用地的费用等成本就得增加10万元。”

    和平路原定2012年2月竣工,为保障地铁龙华线的开通运营及大运会的举办,市政府要求各参建单位于2011年6月底抢通主线。为了完成任务,长春市政建设集团等单位在工程款拨付不到位的情况下,不仅垫付了巨额修路资金,还从其他工地调派人手,高峰期组织千名工人24小时奋战,为如期确保主线通车做出了贡献。

    然而又一年过去了,工人们在这条路“窝”着,机器也生了锈。卢经理满腹委屈:“不是大家不修,是不让你修。以华富市场路段为例,业主和经营户形成两派阵营。业主要钱,不让修;经营户怕影响生意,要求赶快修。最后,街道办只好让两派人马自己约谈。调查发现,还有一些业主,故意等工人挖开地面后再跳出来阻挠,不让铺埋管线或回填泥土,如果工人强行施工,业主便出手殴打工人。随后,这些业主以市民身份向媒体爆料‘道路烂尾,群众怨声载道’,借此向政府施压加快推进道路施工,从而达到增加拆迁补偿砝码的目的。”

    卢经理形容自己是心急如焚:“大家施工方与政府签署合同后,道路造价就无法追加了。偷工减料可能在保修期被召回或者扣罚5%的质保金,这意味着施工单位必须如期完工才有钱赚。但拖延至今,大家受百姓误解不说,修路成本已增加50%,施工企业损失惨重。交通道路建设是施工企业的烫手山芋,拆迁难已经成了工程超期的最大风险。”

    金鹏集团:大家不是最硬“钉子户”

    作为深圳知名企业,金鹏集团因为和平路改造成了舆论中漠视公众利益的“钉子户”。7月12日,金鹏集团向深圳商报作出回应:“大家不是最硬‘钉子户’”。

    金鹏集团负责人先容,受业主深圳利嘉仁集团全权委托,该企业始终积极配合和平路的拓宽改造工程。2011年9月,在时任龙华街道党工委书记黄启键主持下,该企业领导参加了龙华街道拆迁补偿协调会做出“支撑”表态,并提出3点请求。黄启键代表街道办予以答复,形成会议纪要。

    记者从金鹏集团提供的宝龙会纪[2011]61号中看到:第一,酒店门前广场19个停车位被和平路改造工程征用后,金鹏集团系获得适当经济补偿,并在酒店后方的酒店用地红线范围内自建立体停车场;第二,希将占用酒店红线范围的景华新村车辆收费岗亭迁移。第三,希将占用酒店红线范围的景华新村变压器迁移。

    黄启键代表龙华街道答复:第一,由景龙社区工作站协调解决景华新村变压器和车辆收费岗亭的迁移。第二,由龙华街道办出面与规土委宝安管理局沟通,办理立体停车场的建设及相关手续。第三,希翼金鹏集团先腾出门前广场进行右转弯车道的施工。街道拆迁办落实解决因此被征用的19个停车位的补偿。纪要中强调:“要尽快落实相关工作。”

    2012年3月,金鹏集团向龙华街道办追问会议纪要中关于拆迁补偿的落实,要求在拆迁前得到3项回复:具体完工时间,停车场补偿金额;承诺迁移在该司红线图内不属于该司的变压器。但时至今日没有收到任何回复。

    金鹏集团负责人说,“金鹏扎根深圳30年来,为建设和谐深圳做了很多努力。关于修路拆迁一事,该司早已慎重承诺:企业服从政府,个体服从整体。只要有关单位全面履行宝龙会纪[2011]61号相关事项,施工单位可随时进场开工。”

    ■分析 修路难,难在哪?

    据国务院参事、中国科学院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组组长牛文元披露,因为交通拥堵和管理问题,中国15座城市每天损失近10亿元。治堵的一条重要措施就是完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。然而在对深圳市交委、龙岗区建筑工务局和宝安区建筑工务局等部门的采访和实地调查中,记者了解到,伴随深圳经济社会的发展,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阻力越来越大。修路难,难在哪儿?

    一是拆迁补偿的博弈。深圳许多道路施工图刚刚公示,红线范围内就迅速“种”上了房子和林木。位于龙岗沙湾的厦村,是规划中的沙荷路南端施工范围。但从2004年沙荷路项目策划到2007年正式动工的3年间,村内房屋疯“长”。拆迁面积从原来的三四万平方米猛增到十万平方米。业主提出的房屋建材费、装修、经营损失、搬迁租赁等各项补偿甚至超过了道路工程造价本身,逼迫沙荷路最终只能改道建设。听闻政府要修建碧三路(碧岭—三洲田道路改造工程),有6个老板马上雇人在沿途道路红线范围内抢种了10万棵罗汉松,后被坪山新区依法“强拆”。

    二是补偿政策不对等。同样一条路,一侧是开发商的“旧改”,每平方米上万元的补偿;一侧是道路拓宽拆迁,每平方米3000~5000元的补偿。标准无法平衡,谈判异常艰苦。街道拆迁办人员告诉记者:“有的业主三天两头返价,有的根本连门都不让你进。”在平安大道的建设中,拆迁人员多次遇到该拆掉整栋楼的最后只能妥协拆除一角,交通干道宽度勉强得到保障后,人行道和绿化带只能压缩。

    三是《物权法》虽然规定为了公共利益需要可以征收个人房屋,但如何界定公共利益有待明确。政府要依法办事,法院不支撑房屋征收决定书的办理,拆迁只能靠“磨”。原属宝安区公路局建设的梅龙大道,推进至龙华共和段一座小山时被迫于2008年中途停工。道路无法建设,除了高压线、文物保护单位等原因外,还有一个不愿“谈”拆迁的老人。2012年初,老人过世。老人的儿子很快与街道办达成了拆迁协议。6月,梅龙大道再次开工。

    透视“天价”拆迁成本,背后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是违法建筑和违法用地得不到有效遏制、有力处罚,给城市更新改造和道路基础设施建设带来了难以逾越的道德屏障。“天价”拆迁成本的出现也反映了政府对原住民的责任:不是简单地拆了安置,而要考虑如何在征地拆迁中保障好原住民的长远生存权、发展权,促进失地原住民生产性就业,让土地收益最大限度地用之于民,这样才能减小拆迁的阻力。

    ■ 资讯链接

    “蜗牛路”情况各不同

    据深圳市交委建设中心先容,今年全市交通工作会议将打通“断头路”作为重要工作统一部署,制定和实施了《清除断头路三年行动计划》。上半年,全市交通基础设施固定资产投资总体完成情况较好,该委直接管理的交通建设项目完成投资35.53亿元,占已下达年度计划的53%。宝安区建筑工务署和龙岗区建筑工务署正加紧与相关街道办协调,加快拆迁进度,为施工提供作业面;同时采取技术措施,抓紧晴好天气,尽快完成土方工程作业。具体情况为:

    1.民治大道、民清路改造工程

    该工程2010年8月底开工,合同工期为18个月,原合同工期应在2012年2月完工。由于受2011年下半年建设资金无法及时到位及部分征地拆迁问题(目前已完成征地拆迁工程量71.7%)影响,现场施工进度有所滞后。目前工程建设资金已落实,没有拆迁影响的地段施工进展顺利。计划在8月底前完成民治大道平南铁路至工业路口段主车道沥青罩面施工,并基本完成两侧人行道的铺设施工;其他剩余工程在所有的征地拆迁问题解决后3个月内完成。

    2.龙华和平路改造工程

    和平路于2010年8月底开工,合同工期至2012年2月。2011年6月底抢通主线,基本具备通车条件。目前征地拆迁工程量已完成87.5%,如征地拆迁问题能如期得到解决,该项目计划可在2012年国庆前完工。

    3.平吉大道(北段)工程

    平吉大道(北段)工程于2011年1月开工,计划2012年底主线通车。目前已完成征拆工程量近70%,施工进度略微滞后。

    4.吉华路工程

    吉华路分两段实施。其中,吉华路(布龙路—中兴路)工程于2012年1月基本完工。吉华路(坂田段)改造工程于2011年12月8日开工,目前进行的是箱涵施工。该工程有4片混凝土建筑商铺需要拆迁,面积约7000平方米,对项目进度影响较大,大部分工作面无法施工。

    5.坂澜大道工程

    目前影响施工的最大问题是拆迁问题,征地拆迁仅完成17.1%。不受拆迁影响的地方施工进展顺利,全部工程预计明年底完工。

    6.五和大道工程

    五和大道工程分段建设、分段通车。第一标段从民乐立交至环城北路约7公里路段已全部通车。其他标段也已陆续开工,全部工程计划2013年建成通车。该工程仅完成拆迁工程量的17.4%,征地拆迁问题会严重影响工程进度。

    7.梅龙大道工程

    梅龙大道二期(共和段)南起东环一路路口,北接东环二路路口,全长0.716公里,设计车速每小时50公里,道路红线宽80米,双向六车道,设港湾式公交停靠站两个。该“断头路”6月7日破土动工,计划于年底前建成通车。

    8.广深沿江高速

    广深沿江高速全长30.494公里,分两期实施。一期工程为深圳段起点(K57+587)-终点(K88+032),力争2013年6月底前,确保在2013年9月底前建成通车;二期工程为机场互通立交(不包括机场互通主线桥),待深中过江通道线位确定后实施。

    9.松福大道工程

    松福大道南起福永福海大道,经沙井、松岗,北至公明街道的北环路,全长18.05公里。原计划2008年开工,2011年竣工,计划工期3年。

    10.龙岗沙荷路工程

    西起龙岗沙湾检查站,东至宝龙工业区宝荷路,全长17.08公里。2005年2月开工,计划2006年12月竣工。

    11.龙岗红棉路工程

    布吉东西干道-盛宝路段,1.49公里,预计2012年底前完工。盛宝路-环城西路段,2.23公里,预计2013年底前完工。环城西路-康乐路段,2.53公里,受贤合村拆迁影响大部分路段无法施工。四联路-坳背路段,2.72公里,预计2012年底前完工。坳背路-信息学院(隧道),2014年6月完工。

    12.龙岗平安大道工程

    平安大道,丹平快速-龙平路,全长6.19公里,计划7月底完成半幅道路通车,2012年12月保证道路全面通车。(记者 秦兴梅 邵凡凡)

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