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正规网赌网站 加入收藏

高速路收费成难舍印钞机 京港澳高速延长收费22年

时间:2013-06-20 11:43:36  来源:正规网赌网站

高速路收费成难舍印钞机 京港澳高速延长收费22年
来源:新华网

 
 
  高速路收费缘何成难舍的“钞机”
  还贷公路变收费公路 京石公路延长收费22年
  联播头条,来关注高速公路收费的话题。一直以来,高速路收费时间过长、利用现有规则变相延长收费期限,是公路收费领域最被老百姓所诟病的两个问题。在北京就有这么一条高速路,到今年已经收了25年的费了,不仅贷款还完了,而且每年还有大把的盈余,但就是这样,它还要再收17年的费。具体情况,来看记者在北京进行的调查。
  京港澳高速,原名京石高速,它是北京市的第一条收费公路。1987年11月,在仅一期工程建成尚未全线贯通的情况下,京石高速就开始向过往车辆收取通行费。至今京港澳高速北京段已经收费超过了25年。对于每天要往返于京港澳高速的人来说,高速费已经成为一笔不小的负担,杨先生住在北京市区,但在郊区房山工作,京港澳高速杜家坎收费站是他每天的必经之地。
  北京市民杨先生告诉记者,我现在从杜家坎上高速,从阎村下高速,单次的车程费用是10块钱,每天一个往返一周5次。每个星期至少是100块钱的过桥费。
  每个月超过400元的高速支出,让杨先生觉得负担很重,而像杨先生这样的情况并不是个案,因为京港澳高速是北京西南地区进城或出城必须要走的高速,对于一些普通家庭来说,高速费已经成为一笔不小的开支。
  北京市民王女士告诉记者,你看像大家地区的人,像大家家里人和孩子在市里上班的人,可以这么说就基本上家里都有,你像我的,我姐家的孩子,我外甥,我的外甥女,什么就包括我爱人他家那边的,已经都是在市里上班,也天天是必经路,只有这条路是比较近的,但是收费又是个很大的负担。
  记者了解到,京港澳高速北京段全长45.6公里,起点为三环路的六里桥,终点是房山琉璃河,小型车的收费标准最初是2元,现在最高则涨到了 15元, 对于这样的标准,司机们普遍认为有些高。
  司机告诉记者,这一小节就得十块钱,只有一个出口,一个出口就得十块,更不用说大车了,负担更重。
  北京市民杨先生告诉记者,从六里桥到杜家坎10公里5块钱,从良乡到闫村4公里还是5块钱。这个肯定从比价上来讲肯定是不合理的。
  徐宝欣今年74岁了,现在还是北京市的一名律师,他曾作为北京市丰台区人大代表,最早在1990年就提出过“停止京石高速收费”的建议,在此后的20多年里,徐宝欣一直都在呼吁,但京石高速收费却从来也没有停止过。
  北京市丰台区原人大代表徐宝欣表示,当时所以有77名区人大代表,17名市人大代表,联名写了要求建议,要求撤销收费站,新收费站给代表的答复是,贷款的利息还没还清,更不要说本金了,所以现在撤不了。
  记者了解到,京石高速原来是政府还贷的高速公路,高速收费只能用于偿还贷款、集资款和必要的养护费支出,按照规定最长的收费年限是20年,而让徐宝欣没想到的是,在1999年,北京市政府又把京石高速的经营权转给了首发企业,收费期限一下子又延长了到了2029年 。
  北京市丰台区原人大代表徐宝欣表示,到大概1999年左右吧,还给了一个北京市把贷款修路的改成转让成经营性管理的文件,用这个来不同意撤销收费站。
  原来在转让之后,京石高速由政府还贷公路变成了经营性收费公路,收费期限从头开始计算,按照经营性收费公路最长可以收费30年的规定,从1999年开始可以收费到2029年,这样原本应该在2007年停止收费的京石高速,这样一下子就增加了22年的收费期。
  还清贷款仍继续收费 资金用途疑点重重
  目前,中国的高速路收费,收费之前理由几乎是众口一词,那就是偿还建路时所欠下的贷款,可是一旦开始收费,就很少再有人向公众公布,到底收了多少费,这些费又还了多少贷,贷款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还完。那么前前后后加起来一共要收费长达42年的京石高速,到底还没还完贷款呢?不久前,《收费公路管理条例》修正案公开征求意见,其中也包括对高速公路收费期限的限定,那就是公路收费最长不超过30年,申请延长收费期限不能超过5年。那么,这对于之前大家看到的转让之后的京石高速是否也有限制呢?继续来看记者的调查。
  李淑媛原来是北京市的人大代表,从1992年开始她就开始提议要取消京石高速北京段的收费,在2005年,李淑媛等北京市人大代表曾向市审计局提出建议,要求对京石高速的贷款数额、还贷时间、收费数额及用途等情况进行审计。3个月后,北京市审计局出具了一份审计报告,这份报告显示,京石高速公路从1987年11月至2004年12月共收取通行费17.92亿元,加上转让股权的1.45亿元收入,收入总计19.37亿元。除去偿还贷款本息5.33亿元,养路费支出4.61亿元,和给北京经济发展投资企业的产权分成3.58亿元。截止2004年底,京石高速共实现收费盈余5.86亿元。
  北京市原人大代表李淑媛表示,就是审计报告里就告诉大家,1999年到2000年的时候,所有的贷款就已经还清了。它收的费不但还完贷款了,并且把这个钱已经支援给别的,京津唐高速公路还有其他的。
  根据规定,政府还贷公路收取的通行费只能用于偿还贷款、公路养护和相关机构的正常开支等,不允许挪作他用。而且贷款一旦还清应马上停止收费。但就在 1999年,北京市组建了首发企业,并将京石高速的经营权突然转让给了这家企业,成为了一条重新开始计算收费期限的经营性收费公路。审计报告显示,就在2000年,京石高速就还完了所有的贷款和利息。李淑媛质疑转让京石高速收费权完全就是为了延长收费期限。而延长收费期限,则意味着会给北京市和首发企业带来相当可观的现金收益,因为还是在2005年时,每天京石高速杜家坎收费站的车流量就已经达到了12.6万辆。
  北京市原人大代表李淑媛表示,最大的阻力还是收费的收益太大了,钱太多了。你这么想,你就说它的这个如果是12.6万辆,大车、小车,你平均一辆车10块钱,多少钱?126万,每天收126万,你想想,它一天收多少钱。2005年就12.6万辆,现在就得30万辆。这个公共收费站就跟印钞厂一样。
  尽管对通过转让经营权来延长收费期限的做法,李淑媛非常不满,但却符合现有法规的规定。而正在征求意见的《收费公路管理条例》修正案却让李淑媛看到了改变这一现状的希翼,在这个修正案中,规定转让政府还贷公路的收费权,不得提高收费标准,而且申请延长收费期限也不能超过5年。
北京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教授贾顺平表示,政府还贷公路本来的收费年限就短,规定的是15年到20年,最长是20年,20年他再转让加一个5年的话,是25年,所以还是低于那个经营性的那个,经营性的最长是30年。
  专家质疑:新规为高速路超期收费“开后门“
  尽管《收费公路管理条例》修正案让大家看到了政府对限制高速路收费延期过长所做的努力,但也有一些内容,例如把养护费用纳入收费依据、公路改扩建可调整收费年限等规定,被专家普遍认为是不利于普通消费者的,甚至有可能让高速公路从长期收费变成永久性收费。
  在《收费公路管理条例》修正案征求意见稿中,有这样一项内容,就是高速公路还贷、经营期满后,高速公路仍可按满足基本养护管理支出需求的原则收取通行费。专家表示,这就意味着为高速公路的“无限期”收费留了一扇后门。
  北京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教授贾顺平表示,因为每条公路其实都是需要养护的,养护是一直到这个公路废弃不用的时候,就不养护了,那意味着大家这个公路呢,可能是一直会收费收下去。
  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研究员董焰表示,它现在收费肯定是把养护费用都算进去了 但是新建的高速公路 不怎么需要养护 它是作为一种基金 收费了以后是为了今后的养护做准备的。
  贾顺平告诉记者,在原来的条例里,只是把公路的建设费用作为收费还贷的一个条件,现在把养护费用也作为收费的依据,不仅将为公路延长收费期限开了口子,而且有重复收费之嫌,因为公路的养护费用已经由成品油消费税来负担了。
  北京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教授贾顺平表示,养护费用的来源,已经有了法律的一个基础,如果再这样收费的话,可能会有一些重复收费了,或者这样的一些问题在里边。
  上海交通大学经济学院实行院长陈宪表示,高速公路的收费也和普通公路一样计入燃油附加 不要再去设卡 每次通行的车辆收养护费 这将大大降低高速公路的通行效率。
  专家质疑,这部修正案体现的仍然是“重建设、轻管理”的政策取向,而这有可能导致,地方政府或投资运营企业严重依赖“收费还贷”、收费养护,甚至不惜把不合理的收费合法化。
  北京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教授贾顺平表示,原来规定政府还贷的公路有一个期限,原来的条例里边规定,在我达到期限之前,如果我的还贷已经还清了,我就应该停止收费,现在把这一条去掉了。就是我在收费期限之前,如果我还清了贷款我还可以继续收。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